此前,北京警方破获的一起制售假茅台案件的嫌疑人坦承,每瓶假酒的制作成本太低。“就是买来包装,在废品站收上(酒)瓶子,两三块钱一个,然后回来洗一洗,都没有消毒。买上便宜的酒装在里面,带包装加瓶子,成本价也就不超过80元钱。”

《中国企业家》近日探访包括全时知春路门店在内的多家店铺,发现货架缺货现象均未得到解决。全时内部人士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:“目前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正常供货,但全时内部办公人员工资均正常发放,无明显感知公司变化。”